<address id="jb17z"><listing id="jb17z"><ins id="jb17z"></ins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jb17z"><dfn id="jb17z"><ruby id="jb17z"></ruby></dfn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jb17z"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jb17z"><dfn id="jb17z"></dfn></sub>
        <thead id="jb17z"><var id="jb17z"><output id="jb17z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<sub id="jb17z"><dfn id="jb17z"></dfn></sub><address id="jb17z"><dfn id="jb17z"><ins id="jb17z"></ins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精彩小說盡在拇指團閱讀小說網!手機版

            拇指閱讀 > 女頻 > 歷史 > 九宮天闕之須彌樓

            九宮天闕之須彌樓

            璇兒作者 著

            歷史完結

            《九宮天闕之須彌樓》是網絡作者璇兒創作的一部古代歷史言情文,主角是常瑚兒。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常瑚兒是常太后的族人,只因常太后按照祖制賜死了太子的生母,被太子懷恨在心,將常瑚兒的祖父遼西王送進大獄,好在丘家小公子沒有忘記常瑚兒,不但將遼西王救出大牢,還執意要迎娶常瑚兒,可常瑚兒能順利嫁給她的丘家哥哥嗎?...

            42萬字 更新:2019-06-24 16:57:38

            在線閱讀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收藏書架

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            《九宮天闕之須彌樓》是網絡作者璇兒創作的一部古代歷史言情文,主角是常瑚兒。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常瑚兒是常太后的族人,只因常太后按照祖制賜死了太子的生母,被太子懷恨在心,將常瑚兒的祖父遼西王送進大獄,好在丘家小公子沒有忘記常瑚兒,不但將遼西王救出大牢,還執意要迎娶常瑚兒,可常瑚兒能順利嫁給她的丘家哥哥嗎?

            《九宮天闕之須彌樓》小說節選免費試讀

            這夜狂風大作,道上幾無燈火,卻仍有一行車馬急急趕路。此處已近平城方山,山下多生白楊,白楊本高大粗壯,此時竟也被風吹得幾欲折了腰,滿樹的樹葉嘩啦啦作響,掉了一地的葉子。

            繡簾撩起一角,一個少女的臉現在車窗后面,俏如春桃。她張望片刻,放下車簾,回頭對車中端坐的一個華服老婦道:“綠姨,瞧這天,可真是不巧,千萬別下雨。”

            那老婦嘆了口氣,她發色如霜,眼角全是皺紋,但依稀還能看出昔日容色。車馬顛簸,她卻仍是端坐如素。“瑚兒,可是已到靈泉池了?若是,便要不了幾時了,一個時辰必定能入平城。照我看,丘公子必定已經出來迎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少女一身胭紅衫子,雖未施脂粉,聽了老婦這番話,兩腮頓時紅若施脂。“綠姨,你都沒看,怎知道到靈泉池了?”她又掀開車窗朝外張望,笑道,“還真是,我就記得那旁邊都是長了百年的白楊。啊,那邊一定是靈泉殿了,我記得我離京城的時候,還不曾修得這般富麗堂皇呢。綠姨,我說咱們先去廣寧磨笄山,祭拜太后,你偏要趕著進京。瞧瞧這天氣,若是雨下起來了,還不知怎么著呢!”

            老婦不語,卻終是禁不住也掀開了車簾,只見白楊掩映之下,湖水清粼,若非今夜雷奔云譎,那池水必定盈如明月。老婦嘆了一口氣,喃喃道:“靈泉殿是重修了,比起從前那是大不相同了。瑚兒,你看頂上那琉璃瓦,從前我記得只鹿苑里面的五色琉璃殿有。這水一點也沒變,以前來來回回,陪太后她老人家也不知道走過多少回。我還記得第一回來這京城,那時候我年紀還小,一邊哭一邊跟著眾人走,也不知道進了京會怎么樣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少女聽她如此說,本來神色甚是雀躍,此時也黯淡了下來,低聲道:“聽綠姨說過,先帝滅了燕國,徙數萬人入平城,一路上苦楚不堪,也不知死了多少人。太后也是那時候坐事入宮的,家里人都流散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唉,太后那是命好,入宮時偏遇上了當時先帝的馮左昭儀。馮左昭儀入魏為妃之時,燕國尚與大魏交好。她聽太后口音便知是遼西舊人,甚是照應,后來又引她為皇上乳母。”老婦嘆道,“皇上登基后,便依先帝時惠太后故事,先是封保太后,后又封皇太后。只是我們太后比不得惠太后命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少女吃了一驚,道:“綠姨怎的如此說?太后她老人家以乳母之身榮登太后之位,除了先帝前的竇太后,實在是再無他人可比了。竇太后歿,先帝追謚‘惠’,又替她修陵,太后也一樣的是追謚為‘昭’,陵制也一般地比照惠太后哪。”

            老婦唇邊忽然泛起一絲笑意,這笑意卻甚是混沌難言。“那是因為先帝身邊并無華陰長公主這樣的姊姊,惠太后自然在后宮說一不二了。”

            少女眼珠轉動,道:“華陰長公主?我自然知道,她是本朝第一位正式冊封為公主的皇女,是太宗皇帝的姊姊,助他登基,威望甚隆。后來太宗皇帝替她立宗廟,可謂尊貴無比。”她說到此處,忽然失聲道,“綠姨,你是想說,因為皇上身邊有清都長公主,所以……所以太后她才早早崩歿?”

            她話還未話音,只聽得車外風聲陡漲,伴著夜梟啼鳴,便如有人在外面格格怪笑一般。少女不覺向后縮了一縮,老婦瞪了她一眼,道:“瑚兒,如今咱們是要回京長住了。你跟丘公子的婚事乃是皇上親賜,又蒙皇上恩典,封你南陽縣君,再比不得從前在家里,能信口胡言。聽見了嗎?”

            少女頗覺委屈,低聲道:“還不是綠姨你自己說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瑚兒,你得明白,自太后歿了,常氏便跟從前是不能相比的了。”老婦嘆道,“前幾年,你爺爺又因貪贖入罪,免了太宰之職……”

            常瑚搶著道:“可是,這一回皇上不是召爺爺回京么?想必是要復爺爺官位了。更何況,爺爺一樣是遼西王啊。”她見老婦面上又泛起那絲難言難描的笑意,便道,“綠姨,你若有什么話不妨對瑚兒直說哪!”

            老婦笑了笑,道:“瑚兒,丘公子還記著你,特意讓他爹爹求了皇上,一心要迎娶你,你只管好好地嫁過去便是。別的事,你就不須理會了。”

            常瑚櫻唇微撇,道:“我又不是真不知道。皇上總歸還是念著太后養育之情的,可太子記恨太后賜死李貴人的事,處處尋咱們常家的錯處。前幾年太子殿下整頓吏治,天下那貪腐的官員多了去了,偏就拿著爺爺開刀,黜徙敦煌,若不得赦,也不許再回京城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婦喝止道:“什么李貴人,是元皇后!太后賜死元皇后,那是按著大魏祖制,凡立儲君,生母必得賜死。太后跟元皇后又有什么仇怨了!”說到此處,老婦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似乎想說什么,卻又咽了回去,終化成了一聲長嘆。“即便太后不賜元皇后死,也有人決不能容她活,你知道什么!”

            常瑚低頭半日,道:“爺爺自從得了旨意,就趕著先一步回京城,又帶了不少珍奇物事,特意備了不少遼西土產。爺爺是不是打算去馮昭儀那處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說你笨,你還不算笨到家。”老婦點了點頭,道,“不錯,太后入宮之時,多受馮左昭儀照應,自然大力相助這位馮左昭儀的侄女兒,嗯,如今也是馮左昭儀了,倒是巧。若非長公主屬意如今的皇后,皇上又不喜馮昭儀……不過,馮昭儀總歸是太子殿下的養母,母子情篤,你爺爺去馮昭儀處求她說和,也是正理。太子純孝,若馮昭儀說了話,必不會違母親之意。”

            常瑚聽了她這話,也喜歡起來,笑道:“綠姨,過兩日聽說是皇上端午大宴,也依著南邊那般,在水上游龍舟,想必是熱鬧有趣得很。不知道我有沒有這眼福,能去看上一看。我在敦煌住了多時,雖是河西大郡,總比不得平城乃是京師,天下寶物都在此地了。如今我都是個鄉下姑娘啦,雖蒙皇上封了縣君,也不知會不會丟人!”

            老婦微微一笑,道:“你的丘公子又怎會不攜你去?丘敦氏乃帝室貴姓,可謂顯赫之極,你這門婚事,可是好得很哪。我日日里念佛,盼著咱們常家能好,這不,就來了好事了。更難得的,是你跟那位丘公子兩情相悅,太后她老人家泉下有知,也一樣的開心。”

            常瑚臉色緋紅,道:“綠姨,你別說了!”見老婦凝視自己,笑得甚是慈愛,心中溫馨,便道,“還得多謝綠姨了。爺爺已經說了多時,許我這個誰那個誰的,還是綠姨你說話,說定要瑚兒嫁個喜歡的人,不能光為了家里,讓我錯嫁了人。綠姨在家里吃齋念佛,從不出門,要不是操心我,哪里還會這么勞累地陪我回京城。也多虧了咱們家的敦煌公,如今戰功頗著,也還說得上話。”

            她說著垂下睫毛,十分嬌羞,道:“我從前雖跟丘公子相識,小時候也一起玩兒,但總是老早的事了。我還不知道……還不知道他也那般記掛著我,京城里那么多女子,他卻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她話還未落音,忽聽得前面一聲馬嘶,極是凄厲。又聽到數人驚呼之聲,卻只叫了一聲便告不聞。常瑚吃了一驚,叫道:“常管家!”

            原本是這常管家攜了從人,隨她二人一同入京的。她爺爺本為遼西王,常瑚又剛封南陽縣君,排場不小,這一行也有數十之眾,此時外面卻悄無聲息,無一人回應。

            老婦也已變色,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馬車忽然向旁一陷,常瑚失聲道:“馬怎么了?”再忍不住,探頭出去看。這一看只嚇得她尖叫出聲,原來前面那馬已被斬成兩截,只是下手之人太快,此時那馬方才倒在地上,連帶著馬車也歪向了一邊。

            “綠姨,小心!”常瑚見馬車一偏,老婦也跟著摔向一邊,顧不上自己,忙去扶她。

            馬車倒在一側,常瑚也撞在車壁上,直撞得頭暈眼花,過了好一時,方才清醒,扶了老婦慢慢自馬車中鉆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她一出來,便瞪大了眼睛,花容失色。她雖年輕識淺,但也看得出隨行眾人已無一活口,東歪西倒地躺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常瑚顫聲道:“綠姨……這,他們……他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婦還未答話,就聽到一陣笑聲,卻是自頭頂發出的。二人抬頭一看,卻有一人站在樹上,打扮極是怪異,卻露了一雙腳出來,皮色深黑,小腿上花紋斑駁。常瑚再一看那人之臉,更是驚叫出聲,只見他朱發青面,雙眸如燈,渾如羅剎惡鬼。

            “閣下……閣下是何方神圣?”老婦聲音也是發顫,摟了常瑚,問道,“為何殺我等隨行之人?”

            那青面人又是一陣怪笑,便如梟啼,刺耳之極。“本王素好食人血肉,欲得千人以資盛宴。方才聽這女子在車上說話,聲若鶯啼,這時一見,實在貌若鮮花,以她來湊我這千人宴之數,豈不正好?”

            常瑚本已嚇得魂不守舍,見那鬼面羅剎又是怪笑連聲,自樹上飛身而下,伸出一只手朝她抓來,驚叫一聲,眼前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   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            為您推薦

            歷史小說排行

            人氣榜

            X

            掃一掃,查看手機端!

            666彩票 www.978951.com | www.04567i.com | www.757309.com | xx4255.com | www.232t.com | www.3066yy.com | www.060899.com | 65005r.com | www.9737cc.me | www.349311.com | 3522700.com | www.98698n.com | www.345835.com | 55402hd.com | www.b35ss.com | 044811.com | lj553.com | www.c688.com | www.504133.com | 33382e.com | www.2737012.com | www.55228e.com | 69990e.com | www.hg6833.com | 51133b.com | www.283804.com | www.15365b.com | xin98776.com | www.0139.com | www.sx13997.com | vv40033.com | www.2737006.com | www.cp718.com | y58955.com | www.9951331.com | xpj377c.com | www.vnsr500.com | www.9822ab.com | 3018cc.com | www.s27229.com | www.js69z.cc | 0981.com | www.tyc1116.com | www.818646.com | p8999.cc | www.78680x.com | 4508dd.com | www.hg0110.com | www.3890m.com | 6487iii.com | www.848777e.com | 7605y.com | www.137916.com | www.81866i.com | www.0622.com | 1116076.com | www.d88118.com | www.510477.com | ag6676.com | www.518pj.com | bm1103.com | www.z32939.com | 9411aaa.com | www.hg0012.com | www.785779.com | 3049l.com | www.80075q.com | 3534a.com | www.519345.com |